热门分类:   应用案例    技术服务  
您的购物车中有 0 件商品,总计金额 ¥0.00元。

杭武西要和北上广深抢人才了

时间:2017-09-06 02:44   来源:未知

核心提示:“杭武西”组合的提出8月27日,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宣布近期将推出三大中心工程,力争吸纳更多的大学毕业生在武

“杭武西”组合的提出

杭武西要和北上广深抢人才了

8月27日,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宣布近期将推出三大核心工程,力争吸纳更多的大学毕业生在武汉发展。政策指向三个方面:

第一、解决大学生落户问题,武汉将在全国放开无门槛大学生落户,凭毕业证就能够登记落户;

第二、解决大学生住房问题,武汉将激励企业摸索互联网思维开发人才住宅,争取让大学生低于市场价20%的价钱买到房子;

第三、解决大学生收入问题。武汉将率先出台大学生最低年薪标准。

只管细节计划还未出台,但武汉这一次的高调创新,直击年轻人的痛点,在全国新一轮城市发展比赛中堪称先声夺人。现在假如要在大学生中做抽样考察,知道武汉市长名字的可能会超过北上广深的一些市长。

“大学生创新能力强、消费潜力大,是城市的希望、城市的未来。”陈一新说,武汉要发展“菁英经济”,探索破解大学毕业生落户、 住房、收入“三大困难”,建设全国低成本创新创业中心,把武汉打造成“大学生最友好城市”,让大学生能就业、易创业、快落户、好安居,确保5年留下100万大学生。

陈一新是浙江人,曾经担任过金华市委书记、温州市委书记,2015年11月从浙江省委常委、温州市委书记任上调任中央全面深入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13个月后空降湖北,短短几个月间,从招商引资到招才引智,就掀起了一轮又一轮武汉旋风。

陈一新在武汉争分夺秒抢的是什么?年轻人和未来。

武汉是全国高校数目排名第三的城市,有3500多年历史,民国时代被誉为“东方芝加哥”。武汉总面积8494.41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076.62万人,2016年GDP为11912.61亿元,人均GDP110640元(约16765美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383元。

改革开放快四十年了,下一个五到十年乃至二三十年,中国城市要看谁?东部南部沿海,城市圈经济仿佛大局已定,未来是如何优化的问题,而在中西部,潜力可能更大。笔者研究了今年以来各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提出“杭武西”这个概念,认为杭州、武汉、西安在发展中的忧患意识最强,追赶精神最旺,创新举动最多,很有一股龙腾虎跃、龙争虎斗的活力。

和目前公认的北上广深这四座一线城市相比,“杭武西”还有一定差距,2016年GDP在全国分别排名第10、第8和第26。但是随着北上广深的生活成本不断攀升,“杭武西”反而可能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热点选择。依照安居客数据,北上广深住房均价每平方米分离是:53409元、50819元、28301元、47222元,而“杭武西”均价则为:23414元、15988元,8000元。很多人说中国最拼最累的年轻人在北京,一项调查显示,北上广深四个城市中,北京是出行时间最长、加班时间最晚、加班范围最广、不能回家吃饭比例最高的城市,同时房价也最高。

逃离北上广,这几年喊得多了,实在真正逃离的比例可能仅为2%左右。年轻人最偏爱的永远是“一个不可错过、不可复制的机遇”。现在,“杭武西”试图在较低的成本洼地上创造相似北上广深的机会。

杭州、武汉、西安,代表着东部、中部、西部的新的奋斗“范式”。

杭州

杭州总面积16596平方公里,截至2016年底,常住人口为918.8万人,GDP1.17万亿元,人均GDP127340元(约1.93万美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6116元。

依据《2016杭州创业生态白皮书》显示,截至2016年底,杭州创业增速持续三年全国第一,以年均20.3%的增长率超出同期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杭州汇聚了一大量独角兽企业,被誉为“电商之都”,电子商务创业项目占所有创业项目标19%。截至2016年底,44%的创业项目均得到过融资,杭州又成了“天使之都”。

越来越多人把杭州看成最适合年青人创业创新的城市,杭州吸引到的海归的增幅和人数均名列全国城市前列。

作为东部城市的创新典型,杭州有优越的地理环境、深挚的互联网基因、活泼的民间资本、方便的政府服务。政商氛围一直是体现“亲清”的范本。

杭州吸引人才的政策由来已久:2010年,实行寰球引才“521”方案;2015年,出台“人才新政27条”;2016年,出台人才“若干意见22条”。杭州市政府推行“店小二式”服务,“最多跑一次”清单、“办结最多一个工作日”、“现场等待最多一小时”等服务要求深入人心。

但杭州的危机感依然很强。最近在杭州市委十二届二次全部(扩展)会议上,市委书记赵一德用了近三分之一篇幅论述了“找准建设一流城市存在的差距和不足”的问题。“大家都要静下心来,细细想一想,好好问一问,深刻找一找,我们有没有时刻坚持一流状态,杭州离一流城市还有多远?”他说,2015年杭州迈入“万亿元GDP俱乐部”,2016年胜利服务保障G20杭州峰会,不少城市都到杭州学习考察,大家听到的表彰声、赞誉声多了,有的干部就发生了骄傲骄傲的情感,产生了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想法,这是非常危险的。城市发展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小进也是退。

于是,赵一德提了“六个问题”:

奋勇争先的进取意识有没有达到一流?

统筹策划的理念思路有没有达到一流?

敢闯敢试的改革劲头有没有达到一流?

担当负责的实干精力有没有达到一流?

引领未来发展的创新能力有没有达到一流?

城市治理的才能有没有到达一流?

今年上半年,杭州的GDP增速为8.1%,而GDP总量是杭州的1.65倍的深圳其增速是8.8%。成都去年的GDP总量只比杭州多21亿元,曾有预言说今年杭州会超过成都,但上半年成都的增速为8.2%,快过了杭州。相信赵一德的“六问”之后,杭州各个部门的工作动力和创新措施会增强不少。

西安

西安,是国务院批复肯定的西部地域重要的中心城市。截至2016年末,西安常住人口883.21万人,GDP为6257.18亿元,人均GDP70845元(约10734美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032元。

去年底,浙江省统战部部长王永康空降西安任市委书记。2017年3月,他就推动了西安颁布第一批“最多跑一次”事项,包含个人所得税申报等525项事项将在38个部门实现最多跑一次办理。

和武汉的陈一新一样,王永康也将招商引资作为“头号工程”。西安组织了100名干部成立20个专业招商机构,组成专业化、国际化的“招商特种部队”,是西安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支配。8月19日至20日,首届世界西商大会在西安举行,多位著名浙商代表和西商代表参加(注:“西商”曾主导中西部食盐、布匹、茶叶等贸易长达500年之久,是中国“十大商帮”之一)。马云在西商大会上表现,将在西安建设阿里巴巴西北总部。

王永康不仅给西安带来有为政府的亲民气氛,而且还扎实地带来了浙商资源。作为昔日的浙江省统战部部长,他的工作经验和资源很有利于招商引资。今年2月,正泰集团、传化集团、华立集团、富通集团、吉祥集团、海亮集团、浙江民企结合投资公司等浙江企业组团来西安进行投资考核。王永康与浙商北京商会、浙商上海商会也一直沟通接洽,亲身落实招商引资工作。

王永康在西安工作的想象空间很大:西安的军工产业基础壮大,但技巧转化能力弱,创新性不强,而王永康有18年在军工范畴工作的经验,其中9年在中国兵器工业系统任职;西安旅游(12.24 +5.79%,诊股)资源丰盛,王永康在浙江丽水城市环境治理与旅游发展方面积聚了许多经验。

王永康在城市治理中也大刀阔斧。去年12月24日,星期六(9.76 -0.31%,诊股),他从下午4点半到晚上7点45暗访城墙,用3个多小时绕城墙步行一圈,发现多处烟头、纸屑等垃圾随便抛弃现象,亲自捡拾起27个烟头。此事引发网民热议,称之为“烟头革命”。作为带有浙江勤政基因的干部,王永康在西安好像还发展了不少“公共政策实验”。

日前举办的西安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审议了一份名为《中共西安市委关于落实“五新”战略任务 加快补齐“十大短板”的决议》。王永康说,西安之所以落伍于很多兄弟城市,是因为有“十个短板”亟待补齐。他提出的这“十个短板”被称为“西安十问”:

为什么我们工业门类齐全、基本较好,但多年来,工业不大不强,工业这块短板就是补不上?

为什么历史上西商能发展壮大?现实中,同处内陆的成都民营经济也能发展起来,而我们的民营经济却发展不起来?

为什么西安军工资源优势全国第二,但军转民、民参军发展不够、产业不大,军工优势转化为经济发展优势不足?

为什么我们地处中国大地原点,区位优势显明,拥有航空、铁路综合交通枢纽,但开放经济发展迟缓?

为什么区县特殊是远郊区县,发展空间大,要素本钱低,但却未能成为全市的重要支撑?

为什么我们历史文化、红色文化、山水文化优势突出,但文化产业、旅游产业却不大不强?

为什么我们拥有国家西部大开发、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等多项政策红利,拥有欧亚经济论坛、丝绸之路新出发点等良好平台,理当成为国内外金融资本的聚集点,但丝路金融中心建设、金融产业却达不到要求?

为什么我们科研院所林立,大专院校众多,重大科研结果层出不穷,但在我市转化能力不足,墙内开花墙外香?

我们有没有当好“店小二”,有没有在攻破校地壁垒、施展高端人才作用上踊跃尽力服务?我们的户籍政策、人才政策有没有走心,能不能真正让人才引进来、留下来?

为什么我们工业不大不强、发展得也不够快,可空气质量长期处于全国后十位,生态环境维护工作不尽如人意?

为什么我们在制定计划时,学校、医院等民生服务配套都有,但老百姓(50.37 -1.14%,诊股)却一直在埋怨办事难、上学难、看病难?

王永康将2017年比方为大西安建设元年。如何破解积弊已久的“西安十问”?他以为综合来看,最大的症结是西安发展的市场化水平不足,工业短板、军转民、民参军短板、文旅产业短板等问题,受市场化瓶颈制约尤为显著。例如外界都知道西安是著名旅游城市,但行业说西安是“世界级的景点,乡镇级的治理”,反应出西安乃至陕西的资源优势亟待转化为产业优势、发展优势。

从浙商到浙干

“杭武西”三座城市,分别位于东中西,目前的市委书记都有很强的浙江干部务实创新、敢于开辟、善于招商引资、注重政府效率等色彩。特别是空降到武汉和西安的陈一新、王永康,上任短短时间,工作就开展得大张旗鼓,有声有色。

看他们的履历,都有很强的改革印记。

赵一德,浙江温岭人,2006年至2011年在温州工作,曾经是市委副书记、温州市长,后来又担负过衢州市委书记。

陈一新,浙江泰顺人,前面已经说过,担任过金华市委书记、温州市委书记。

王永康,固然不是浙江人(武汉人),但是从1991年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到宁波工作,从中国武器工业第五二研究所宁波分所开始,一直到1999年任宁波市科委主任转往政府,后来担任过余姚市市长、书记,2009年从宁波市委常委任上调往重庆,在浙江18年。在重庆工作几年后,2011年又回到浙江,先后任丽水市市长、书记,浙江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怕担责、不作为的风气在不少处所政府中都存在。当人们看到有着浙江色彩的干部已经开端在武汉、西安这样的大城市马不停蹄、大干快上,要中兴“大武汉”、首创“大西安”的时候,应该可以意识到,在新发展理念指引下的中国新一轮城市大发展已经开始了。有宏观和未来预见性的干部已经领先干起来了。

人才是企业和城市发展的要害因素,抢人才很重要,造就人才更重要,国家要培育出更多的人才来发展我国的经济,那样就不会抢了,国民的知识程度进步了,国家发展的才更加倏地。

热门新闻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上海实润实业有限公司